提供专业、安全、客观、务实的私人侦探服务。
咨询电话:0571-85750390

在美国,过去曾经作为隐私的生日是如何烂大街的?

编者按:过去曾经作为隐私的生日是如何烂大街的?在生日为大众所窥视的过程中,我们究竟丢失了什么?本文作者GLENN FLEISHMAN,原文题目How Facebook Devalued The Birthday。

社交网站的“生日提醒”,让你的生日越来越不值钱了

你可能已经注意到,你在使用Facebook的时候,它鼓励你在社交网站上庆祝生日的态度变得越来越积极了。它通过通知让你想起来有朋友要过生日了,顺便祝他们生日快乐,并允许过生日的人和他的朋友通过一个特别的界面来进行对话,这个功能被视为为了高效地进行大型庆祝活动而设计开发的。它甚至还可以预先填写生日祝福,你只需要鼠标轻轻一点,就可以为朋友送上问候。

多年来,我一直在这么干。然而今年,我把生日设定为私密不可见,关停了Facebook所有的关于生日的庆祝服务。结果让我异常吃惊的是:比起曾经的门庭若市来,今年我连一个问候都没收到。

虽然这是我想要的结果,但它仍然让我对Facebook的“生日霸权”感到震惊,毕竟我们可能已经将许多快乐外包给了马克·扎克伯格,以作为他这些投资所获得的回报的一部分。(尽管Facebook并没有直接用生日祝福这种渠道来盈利,但它所做的任何事都能让人们专注于其平台本身,使其成为一个强大的广告媒介。)

目前看来,这似乎是你能对陷入困境的湾区科技巨头做出的最不重要的抱怨。但是,除非你还很年轻,你回想一下几年前,或者回想一下你出生那时的相对隐私。你可以选择人人可见,虽然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没有。有些人宁愿和家人或少数几个朋友一起庆祝生日;其他人只是觉得这是他们自己的事——比如说他们的体重或者他们出生的医院——这不关别人什么事,而是他们自己的事,所以那些政府机构、金融机构或酒吧的身份检查人员还是省省吧。正如Quora的一个回答所指出的,“生日正如其名,是一个人出生的日子,所以我相信它的庆祝活动不只是关乎我,还关乎我的父母,是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。”

一个人的生日是如此地具有私密性,以至于有一位女服务员在1990年的时候起诉她的雇主,因为她的雇主从生日贺卡上获悉了她的年龄(时年68岁),这不仅侵犯了她的隐私,还“意图羞辱她,贬低她,使他难堪。”1995年,联邦法院以如下几个理由驳回了她——“法院得出结论,在本案中,原告的年龄并不是什么可能构成隐私的基础。”

然而,在德克萨斯州最近的一项判决中,上诉法院认为出生日期可能属于侵私权。该案件涉及了一些根据《国家公共信息法案》要求公开的信息,但其中包括一些普通公众的出生日期,而不是公职人员的出生日期。上诉法院在2015年决定引用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,即“在公民对出生日期的隐私颇为看中的情况下,这样的行为会使得一个理性人产生强烈的反感。”

Facebook之前的生日

在过去,想要一个人的出生日期并不容易。在美国是由县一级来进行出生登记的,但如果你不知道一个人出生在哪个县,那么几十年前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生日,除非你雇了私家侦探或背景审核服务来勾勒出这个人的生活历史。即使是在今天,虽然大部分的记录都被储存在电脑里的,但仍有一些办法阻止了身份资料的大规模泄露。然而Facebook这个汇集了诸多私人资料的“宝库”其中很多数据都是公开分享的。这对私人资料的窃取者来说可是件天大的好事。

在互联网的早期,一个人的生所有人可见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我们不认为在新闻网站上发布的信息会一直存在——毕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如何存储这些信息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。滥用像出生日期这样无害的东西似乎是合理的,在社区建造伊始,生日这样的信息就像是一种亲密的交易材料,是一种可以分享的对我们有意义的东西,而且能够助力我们与他人建立起更紧密的联系。

但是,你仍然有必要考虑一下,现在你可以十分轻易地找到一个人的出生日期——如果不总是这样的话——这其实是Facebook“温水煮青蛙”地泄露隐私的诸多方法之一。即使你选择是否分享你的出生日期和谁能看到它,但这样的作用恐怕依旧寥寥。皮尤研究中心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,82%的受访青少年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公布在了社交媒体上,而且很明显不知道这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。

几年前,当我第一次将生日添加到Facebook上时,我将它设置为对好友可见,不过对此我并没有考虑许多。对于添加的人我向来怀有谨慎的心态,一般只与那些与我有某种互动的人建立联系。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逐渐变得疏忽起来,而且和许多我几乎不认识的人添加好友。

Facebook之后的生日

我关于生日贬值的感觉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我使用的日历软件,它可以从我的个人地址簿、Facebook、谷歌和信息的来源中提取生日日历。当你每天都在日历上看到有人过生日的时候,包括那些你从未祝贺过的人——还有一些你从未见过的人——很快其实你就屡见不鲜了。

然后我就想做个实验,看看谁能在没有Facebook提醒的情况下记得我的生日。我不会因为那些不记得的人的行为而不爽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对这些看的都很淡了。毕竟,在Facebook出现之前,我从除了家人和密友以外的人那里收到的祝福也不怎么多。

在我今年生日的前几天,我把生日设定为了“只对自己可见”,然后果不其然,在我过生日的那天,可以说是门可罗雀——我的Facebook和Twitter上没收到什么生日留言,也没有来自我几乎不认识的人的邮件问候。

相反,我从父亲和继母、婶婶和叔叔、其他家庭成员以及几个朋友那里收到了祝福。而一个朋友回答说:“哦天哪,Facebook没有通知啊,你怕不是在骗我?”——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。(我这位朋友还表示:Facebook存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生日提醒。”)

Facebook对生日的积极运作导致了我的强烈反对,呼应了我上面提到的Quora的另一个回答:“我不喜欢人们说生日快乐,毕竟他们不是真正记得。”

当然我曾经很喜欢这种被人问候的感觉,但Facebook这种利己为主的出发点削弱了我的兴奋感。所以我要把生日设为私密。不过如果你喜欢,我仍然很乐意祝你生日快乐。

编辑:郝鹏程

2018.05.05